•      主任说如果对男友有不满,那就对了。想想跟XJ,哎,又爱又怨,诸多与别人男友不同的地方,不合一般女生的心意,不过反过来问,是否不能适应呢?是否不幸福呢?是否不爱呢?答案心里很清楚,这或许就是两人在一起的缘分了,不是完美,但是很美。能在一起已经很好了。想当初自己想好了很多条件,千里迢迢和朋友一起去普陀山,向菩萨提了那么多条件,不是都满愿了?即使最重要的一起吃素学佛没有实现,但是这个暂时的阻力,我也有种感觉一定能克服,因为既然是菩萨安排的,那一定就是对的,就是会一起学佛吃素的,只是不是那种马上开始罢了。我相信我的学佛因缘,学佛路,我也相信XJ与佛很有缘。

         其实放低自己,很享受到很多快乐。今晚吃了鱼肉,心里有一种悲感,为什么爱一条鱼,就不能像爱XJ那样呢?同体大悲,要听菩萨的话才能做到啊。前几天看了组长的书,感觉身边的、真实的生活,很好,而且也有很多小事想要记录,故重新写下这些点滴。Q空间熟人太多了,这里正好。

  • 既为夫妻,切莫讲理

        一个居士忿忿不平的讲述自己妻子的种种不是:脾气坏、素质差、爱唠叨、不学佛、不讲理、不疼人……

        清净说:是不是想离婚,出家当和尚?

        居士急忙摇头:不是不是,还没这个打算。

        清净说:“那就要大度包容了,一家人要讲‘亲情’,夫妻间要讲“感情”,父子间要讲“恩情”,解决分歧时要先使用“包容”,后使用“评理”。她是你的妻子,不在你面前撒撒娇、耍耍赖、使使坏,你让她找谁去?”

      俗话说“清官难断家务案”,之所以难断,就是因为一家人血脉相系,恩怨交融、苦乐纠缠、因缘和合,不能依据简单的“道理”来裁决。有些人虽是“老夫老妻”,可还要时不时吵嘴撒气,扮嫩撒娇,其实是希望得到热恋时那样哄着、让着、宠着。只要你好言相劝,得理让人,她就乖得不得了,让学佛就学佛,让诵经就诵经。

         世间多少夫妻,为占上风得个“理”,落得个两败俱伤;天下多少家庭,为争是非辩对错,在纠缠不休中伤痕累累。

         在家庭生活中,尤其夫妻,需奉行“得饶人处且饶人”的原则,对小事不较真,大事不糊涂,就能获得“和谐家庭”。
  • 2006-04-23

    我见过天使

         

    天使有一副初听觉得甜的发腻的嗓音,所以理所当然读了北广。当年差点进了厦大的国政,失之交臂却不扼腕叹息。接受现实然后仍然实现着最初的愿望:记者或者法官。

        天使每次回来都喜欢袋我轧轧马路,为的是检验福州的道路质量以及磨炼我坚强的毅力加脚力。每每对我的仓山无影脚表示满意和赏识后,就同时对我进行我渴望已久的灵魂的洗礼。这时天使总能涤清我蒙灰的心,使我觉得自己前途光明,不成就个三毛林徽英张天爱,也可以当个天使的助手,帮助她在人家播撒圣洁的净水。

    天使只和听得懂她语言的人说话,每每这时我总是觉得天使离我有些遥远,她是那片净土的精灵,而我只是芸芸众生中被贪嗔痴迷得不是很昏头的一员,同时我也感觉到神灵对我的眷顾。虽然我现在也不能算是认清了本心,但是至少我还坚信我保有这颗心——或许天使也知道。

    沈冰和柴静,是我最喜欢的两位女主持人,不论才华,一个至纯一个至性,而两个共通的,是至情。前者总是在受访者之前落泪,后者刚柔并济,侠骨柔肠,对柴静做的一期初中生的心理问题的新闻调查记忆犹新。她们身上最美好的东西,天使都有。或许天使缺点美貌,才华也还欠火候,但是笨鸟先飞、天道酬勤的真理是屡试不爽的,我相信她能完成我下达的采访任务:奶茶、杨丽萍和王菲。

    天使鼓励我写字、不要试图去控制不能控制的人事物,一步一步向理想迈进。于是我就乖乖的写点东西,偶有低落迷惘,但一直向你看齐,用你来激励自己,做自己该做的和想做的,学自己该学和想学的。曾经努力的日子证明了我的过去,而我又一直心怀一个梦想——有一天,我们一起做着我们共同喜欢的事,互相以对方为骄傲,我也能成为你的天使。